1. 智能電車網 > 電動汽車 >

          為什么挪威會成為蔚來進軍歐洲的“灘頭堡”?

          “晚上七點五十八分,米凱·貝爾曼走在高雅整潔的卡爾·約翰斯大道上,這里是挪威王國的中心,也是軸線的中心點,左邊是大學與知識,右邊是國家劇院與文化,后方是皇宮花園,皇

          “晚上七點五十八分,米凱·貝爾曼走在高雅整潔的卡爾·約翰斯大道上,這里是挪威王國的中心,也是軸線的中心點,左邊是大學與知識,右邊是國家劇院與文化,后方是皇宮花園,皇宮高高矗立,正前方是權力。”

          ——尤·奈斯博《獵豹》

          作為挪威首都奧斯陸最繁華的街道,連接中央火車站和皇宮的卡爾·約翰斯大道,因紀念曾為瑞典和挪威的國王卡爾·約翰斯而得名。行走在這條寬闊的大道上,曾被無數藝術和文學作品描繪、充滿北歐風情的地標性建筑隨處可見,博物館、劇院、知名酒店、咖啡館和餐廳比肩林立;沿途不僅被鮮花點綴,還隨處可見許多藝術家的雕塑作品(最為著名的當然是戲劇大師亨利克·易卜生和文學家比奧夏·比昂松的立像),令其無愧于奧斯陸的商業與文化中心,

          當2021年秋季(三季度)到來的時候,中國市場之外的首個蔚來中心將成為卡爾·約翰斯大道上一個全新的“網紅打卡點”,首批來自挪威的蔚來車主也將接過全新ES8的車鑰匙。到2022年,更受矚目智能電動轎車ET7也會通過這個“窗口”正式進入挪威市場。

          有意思的是,挪威迎來的不只是蔚來的產品,還有蔚來原創設計生活方式品牌NIOLife,而NIOLife與挪威本土藝術家AnetteMoi和SandraBlikas合作開發的挪威主題系列產品將在挪威與中國同步發售。

          在發布“挪威戰略”時,蔚來創始人、董事長、CEO李斌很直白地說出了“搶灘登陸”挪威的原因:“蔚來從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成為一個全球品牌,為全世界的用戶提供好的產品和服務。選擇挪威作為中國以外的第一個市場,不僅僅因為挪威是對電動汽車最友好的國家,更因為挪威熱愛環保,追求創新的文化與NIO的愿景有很多的共同之處。”

          其實,海內外媒體普遍認為,中國電動汽車“新貴”蔚來選擇只有500萬人口的挪威作為進軍歐洲市場的“灘頭堡”,其實并不令人意外。即使在民眾環保意識普遍較高的北歐國家里,挪威在施行新能源汽車激勵政策、普及充電基礎設施等方面也屬于特別優秀的一員。

          作為世界上坐標最靠北的國家之一,位于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西北部的挪威王國氣候嚴寒,首都奧斯陸年均氣溫僅為3.8℃。與此同時,挪威也是人口分布最稀疏的國家,國土面積約為32.38萬平方公里,人口約539萬(2021年),每百平方公里僅有14人。但需要注意的是,高達80%的挪威人都是城鎮居民(2015年)。

          從經濟上來看,挪威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之一(2020年81,695美元),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挪威政府全球養老基金,2021年一季度全球回報率達到4%,折合人民幣2935億元),該國政府還能從石油部門獲得的收入價值高達6500億歐元(2016年上半年為387.4億克朗/45.8億美元),并有相當一部分用于公共支出的資金,這意味著在推廣綠色出行的環保事業上,挪威“不差錢”。

          更令人羨慕的是,挪威水力資源十分豐富,年降水量一般在600-1000毫米之間,河流、湖泊均屬山溪雨源型,挪威人因勢利導地在許多河流湖泊上架設了大量大型電站,可利用水資源高達1300萬千瓦,人均水利發電量在全球名列前茅,工農業與家庭幾乎全都使用水電(2019年已達99%),因此其無碳電力供應十分充足。

          另一方面,由于國家地形限制、人口分布密度較低且集中、鐵路網絡有限等綜合因素的影響,挪威人對汽車非常依賴,90%的出行工具都是汽車。這也使得自1990年開始,挪威公路交通溫室氣體排放量占到了全國排放總量的19%,這讓環保意識相當超前的挪威人“不能忍”,于是早在2008年就制定了宏大的汽車二氧化碳減排目標:即到2020年實現85g/km的排放量(而歐盟的同期目標則為95g/km)。而實現這一目標的主要方式,自然就是促進電動汽車的普及。

          為了鼓勵人們購買和使用電動汽車,挪威政府出臺了包括免征進口稅和登記稅、減免25%增值稅(這意味著購買純電動車較同級別燃油車可省8-10萬元人民幣)、免費停車、免收過路費(每年可省2400元-2.4萬元人民幣)、免費充電(慢充)等一系列優惠政策。此外,在計算使用純電動車的公司用車稅時,增值稅標價還可以降低50%計算——這是因為公司用車駕駛里程更長,選擇新能源車減排效果更為明顯。

          早在2009年到2010年間,挪威政府就投入了5000萬挪威克朗進行充電站建設,每個充電點最高補貼可達30000挪威克朗(約3590歐元)。而公共能源企業Enova也為快速充電站提供了資金支持(例如2013年投入600萬挪威克朗),并受到石油和能源部的監督。目前,挪威基本實現了主干道每50公里擁有2座快充站,甚至包括北極圈內的城市。在新建各種類型的充電基礎設施的同時,挪威也在不斷優化充電技術和商業模式,即提高了電動汽車用戶的出行便利性,也保證了商業運營上的可持續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挪威并沒有真正的汽車制造業,雖然本土汽車制造商ThinkGlobal研發生產了少量“Think”牌電動汽車,但該企業在2011年宣告破產。所以,挪威出臺的各項政策都更關注用戶行為、用戶意識以及發展充電基建,并且其新能源汽車市場也格外具有開放和包容性。

          德國太陽能與氫能研究中心Baden-Wrttemberg(ZSW)的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純電動汽車在挪威市場的占比已達62%,令其成為全球首個純電動汽車年銷量超過傳統燃油車的國家;截至2021年4月,其純電車型與插電混動車型的累計銷量占比更是高達八成,這也讓挪威距離2025年實現全面銷售零排放車輛的目標(英國的禁售燃油車時間表為2040年)又近了一步。

          需要指出的是,挪威并不是強制性地在2025年之后禁止銷售傳統燃油車,而是通過采用溫和的方式不斷鼓勵民眾購買零排放汽車,這就使政府能夠真正調動起民眾對電動汽車的積極性,同時也吸引了許多汽車品牌來這里實現“開門紅”。例如大眾ID.4(今年1-4月累計銷售2773輛)、奧迪E-tron(1-4月累計銷售2773輛)都在這里實現了對特斯拉Model3(1-4月累計銷售2572輛)的超越,而以出口方式進入挪威市場的Polestar2今年前4月也累計銷售了1746輛。

          不過,相比起有沃爾沃背書的Polestar極星、有著“英國血統”和上汽集團完善銷服體系支撐的MG名爵(今年1季度MGZS純電版累計銷售757輛)來說,去年先后以代理商模式進入挪威市場的比亞迪唐EV和小鵬G3的銷售表現并不理想——今年1季度的累計銷量都未能達到三位數,這固然是因為歐洲消費者對于中國品牌的了解和接受程度仍非常有限,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國品牌電動汽車“出海”不可能一蹴而就。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越來越識貨并開始“喜新厭舊”的挪威消費者,已不滿足于只能夠代步的純電動汽車,那些空間更大乘坐更舒適、不僅有“黑科技”還有更高可玩性的全新車型,已經開始受到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青睞。

          正因為有了友商“蹚”出來的經驗和教訓,蔚來在“出海”時沒有采取傳統車企的代理方式,而是選擇了成本更高、難度更大的“笨辦法”——將整套直營模式全部“復制”到奧斯陸。

          《電動大咖》了解到,隨著奧斯陸蔚來中心的開門迎客,首個服務與交付中心也將于9月開業,同時會向挪威用戶提供移動服務車、上門取送車等服務。到2022年,蔚來不僅會在卑爾根(挪威人心目中最美的城市,也是曾經的挪威王國首都)、斯塔萬格、特隆赫姆和克里斯蒂安桑等地建設四座規模較小的蔚來空間(NIOSpace),其售后服務也將覆蓋挪威全國。

          作為蔚來社區和用戶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NIOApp歐洲版將與蔚來中心的開業同步上線,而蔚來歐洲版充電地圖和首批4座第二代換電站(儲備13塊電池、可自動換電)也將隨之投入運營。2022年,蔚來還要在挪威的五座城市建設換電站,從而構建起完善的加電體系。

          蔚來挪威總經理MariusHayler表示:“蔚來即將進入挪威市場,為挪威用戶創造愉悅的生活方式,打造一個以車為起點,分享歡樂、共同成長的社區。”據介紹,隨著挪威戰略開啟,蔚來挪威“用戶顧問團”已經起開始招募,名聲鵲起的“蔚來式服務”能否在挪威生根發芽、獲得當地用戶的認可?相信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本站轉載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稿件內容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真實性,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稿件涉及版權問題,請我們聯系刪除或處理(712937677@qq.com)

          聯系我們

          網站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8696553@qq.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分享到

          0

                  久久精品